我在鄭州親歷暴雨:回不去家、酒店爆滿,還好有逆行的你
2021-07-22 11:50 鄭州 暴雨

2我在鄭州親歷暴雨:回不去家、酒店爆滿,還好有逆行的你

來源:中新經緯(ID:jwview)作者:薛宇飛 常濤 付玉梅 黃晨發

“這輩子沒見過那么大的雨!”被困在鄭州某酒店的小婷告訴中新經緯(微信號:jwview)。她于19日下午從北京抵達鄭州,還未到達工作地點,就因大雨無法出行。她說,酒店從20日下午已經停水、停電,附近幾個大型商場全部關門,對面一家還在營業的小吃店卻成了最遙遠的距離,因為街上的水已經漫至腰部以上,要至少兩個人攙扶才能挪動步子。

7月18日18時至21日0時,鄭州出現罕見持續強降水天氣過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累積平均降水量449毫米。73站(占比約38%)累積降水量超過500毫米,最大新密白寨875毫米,鄭州市的鄭州、登封、新密、滎陽、鞏義五站日降水量超過有氣象記錄以來極值,20日16-17時鄭州本站降雨量達201.9毫米,超過我國陸地小時降雨量極值。目前,鄭州已轉移避險約10萬人,洪災已造成鄭州市區12人死亡。

受強降雨影響,鄭州等地出現嚴重的城市內澇。

35

小婷同事的朋友圈

小婷認為自己算幸運的,她還有7、8名同事整夜滯留在鄭州高鐵站。一名被困于高鐵站的同事于20日23時發出的朋友圈顯示:“被困的第七個小時,沒電、沒網、沒水、沒吃的,發出(朋友圈)全靠運氣。”

36

某平臺顯示,很多酒店已經無房

小婷更幸運的是還能訂到酒店。7月20日23時30分許,中新經緯在某平臺上看到,鄭州市區內很多酒店均已滿房,有兩家酒店顯示還有鐘點房能夠預定。但當記者致電上述兩家酒店時,其中一家酒店卻表示已無空房,另一家則解釋稱,酒店已經斷網,暫時中斷了與攜程系統的連接,因此才出現仍有鐘點房可預定的頁面。

暴雨之下,鄭州宛如“泡”在水中,許多人選擇就地避雨。在中新經緯的受訪者中,有被迫睡在公司的上班族,也有在離家幾公里處徘徊,最終選擇了附近酒店的人。

但在災難面前,來自官方和民間的“逆行者”,成了最堅實的盾牌。

以下為鄭州暴雨親歷者自述(略有編輯):

布布,放假在家的在讀博士生:“媽媽和同事全都睡在了單位”

20日下午5點左右,媽媽發微信告訴我,雨下得太大了,晚上沒有辦法回家吃飯了。我當時多少有些擔心。臨近5點30分,媽媽告訴我他們單位停電了,也沒有晚飯,專門安排了人去采購。出去采購的人回來說,外面積水太深了,人走在里面非常危險,隨時有可能被沖走。媽媽的領導決定,全部人員留在單位過夜。

6點多的時候,雨下得小了一些,媽媽打算回家。但是,情況并沒有我們想的那么樂觀,雨是小了很多,但路面積水很深。媽媽決定不冒險,與其他20多位同事一起住在單位。

20日整整一天,雨勢一直很大。媽媽說,大街上的積水肉眼可見的深。我所居住的小區,積水算少的,但我老公1米8多的身高,積水也已經到他的膝蓋位置。

20日下午3點左右,有朋友約我出去看看情況,但我不敢去。最后,她去了他們公司,發現公司所在園區內的很多建筑都被淹了,一樓的空調外掛機整個泡在了雨水里。

37

布布小區業主群里發布的提示信息

從20日下午開始,小區居委會就在群里不間斷發布提示信息。比如勸告大家盡量待在家里不出門,在保證人身安全的情況下盡量去挪車,不要乘坐電梯,家里各種容器都接滿水等等。

敏婕,上班族:幾公里的家,繞了兩個小時也回不去

38

鄭州市區不少汽車都被泡水中

從上學、工作到成家,我已經在鄭州待了很多年,對于夏季的暴雨,已經有點司空見慣。買車的第一年,新車就在家門口的路邊被雨水泡了,讓我們心疼不已。從前天開始,鄭州的雨勢開始加大,我就囑咐老公把車開到地勢高的地方,以防再次進水。

昨天早上出門上班,地鐵口的路面已經有很多積水,但怎么也不會想到,接下來的雨會如此迅猛。下午的時候,有同事開車從南三環來航空港區上夜班,但4點多出門以后,涵洞的積水和路上的堵車就讓他步履維艱,兜兜轉轉幾個小時都沒能到公司。直到下班,也沒有看到同事過來,估計是不來了。

晚上8點下班時,降雨絲毫沒有減弱的意思,朋友圈也早已被暴雨和市區內澇所“霸屏”,想回家也回不去了。包括我在內,很多人到家的距離也就幾公里,但由于周邊好幾個橋洞被灌滿水,想繞行都饒過不去。有個同事,8點多從公司出發,走了2個小時,都沒能回去,最后只能作罷,找了一家賓館休息。

眼看回不去家,同事們開始各自想辦法,不少人選擇住附近的賓館。但很快,周邊的賓館就住滿了人,到晚上11點30分,還有同事沒有找到有空余房間的酒店。我比較幸運,借住在公司領導的家里。

晚上11點多,為確保所有人的安全,公司領導在工作群里說:“所有聯系不上的,今晚想辦法都聯系一下,不要拖。”

李沛,中醫館老板:徹夜為路人提供幫助

39

李沛的中醫館

我的中醫館開在金水區經三路上,一般營業到晚上才關門。下班后,店里的幾位同事回了家,但沒走多久,就陸續被暴雨和路上的積水嚇退而返回。眼看雨勢不減,我們都不準備走了,留宿在店里。

休息的時候,我不停地刷朋友圈,意識到這場暴雨給鄭州帶來的嚴重影響,就覺得應該做點什么。接近晚上10點,我在朋友圈發了一條信息:我在昭然中醫館,這里有雨傘,有電源,有熱水,有急救包,方圓一公里內如有需要,請聯系我!同時,我還在臨街的電子屏幕上打出了愿意提供幫助的文字。

之后,陸陸續續有幾位路人走進了中醫館,我們提供了雨傘、感冒藥等。深夜,又有幾位回不去家的市民,來到中醫館避雨,我們就把幾張診斷床收拾了出來,供他們休息。

這一夜我就先不休息了,萬一后半夜有人來,也能提供一點幫助。當然,救援的不止是我,在經三路上,不時地有警車、救護車、消防車呼嘯而過,以他們的專業力量去幫助更多的人。

趙磊,裝修公司董事長:前前后后“跑壞”了9輛車

40

趙磊的公司辦公區,坐滿了一些無法回家的市民。

20日下午6點,河南青年企業家協會發起了“讓陌生人留宿”活動,之后,我和我的19名同事就一直奔波在救助的路上,前前后后“跑壞”了9輛車。

我有兩家裝修公司,分別在二七區和管城區,我和同事分成兩批,將有需要的人接回公司休息。雖然只有椅子、沙發、地鋪,但也好于露宿街頭。“隨時歡迎過來。”我對每一個打電話來詢問的人都說出這句話。

然而,食物補給卻讓我頭疼,管城區的公司現在還有泡面,二七區公司的食物庫存已經消耗完,實在是買不到了?,F在我們已經接納200多人次市民,有100多人留宿在公司。剛剛接到一個求救電話,在出門前,我發了一條朋友圈:“我的大鄭州!加油!”

救援的力量正在匯集。鄭州圖書館新館官方微博發文稱,該館提供無線網絡、熱水、簡餐和休息場所。鄭州科技館官方微博稱,該館提供避雨場所,提供熱水、方便面。

* 應受訪者要求,小婷、布布、敏婕均為化名。封面、導語圖為鄭州市區內澇嚴重,受訪者供圖;文中除App截圖外,其余圖片為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