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新,剛剛投了三位理工男
2021-07-22 13:38 PatPat 跨境電商

2徐新,剛剛投了三位理工男

來源:投資界(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麗

又一只出海獨角獸誕生了。

投資界獲悉,童裝DTC品牌PatPat本周宣布完成5.1億美元C輪和D輪系列融資,刷新了國內跨境電商行業已披露的最大單筆融資金額記錄。至此,PatPat正式躋身獨角獸行列。這一次投資方陣容豪華——出現了徐新掌舵的今日資本、泛大西洋資本、鼎暉百孚、SIG海納亞洲、渶策資本、DST Global、GGV紀源資本一眾知名VC/PE的身影。

你可能還沒聽說過PatPat,這是一家由三位理工男校友創辦的童裝出海品牌。2011年,畢業于卡耐基梅隆大學的王燦辭掉了Oracle(甲骨文)硅谷總部首席工程師的工作,開始了人生里的第一次創業:把國產動畫片賣到國外。3年后,初為人父的他發現美國的母嬰產品選擇有限,很難買到中國多樣性的母嬰用品,于是拉來了兩位大學校友高燦、胡萌,一起創辦了B2C出口母嬰類電商平臺PatPat。7年時間,PatPat成為了全球最大、增長最快的童裝DTC品牌。

17

PatPat只不過是跨境電商熱潮下的一縷縮影,眼前這條賽道正隱隱爆發。這里還有一只巨無霸——SheIn。起家于南京,SheIn已經成為美國人手機里安裝最多的竟是一款中國購物APP,一年營收超100億美元。正如某知名VC所判斷的那樣:“國內不能投資的消費紅海領域,恰恰是出海的藍海領域。”現在,投資人們正扎堆奔赴深圳,尋找下一個出海獨角獸。

又一獨角獸誕生:云集VC/PE,徐新紅杉都投了

跨境電商最大單筆融資出爐。

投資界獲悉,7月19日,全球最大童裝DTC品牌PatPat宣布完成5.1億美金C輪系列、D輪系列融資。其中,C輪系列融資由今日資本、泛大西洋資本(General Atlantic)、鼎暉百孚聯合領投,SIG海納亞洲、Ocean Link、渶策資本等跟投;D輪系列融資由DST Global領投,泛大西洋資本(General Atlantic)、Ocean Link、GGV紀源資本等跟投。

成立于2014年,PatPat已經完成了多輪融資,身后還潛伏著包括IDG資本、SIG海納亞洲、紅杉中國、峰瑞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股東陣容堪稱豪華。截至目前,PatPat已刷新國內跨境電商行業已披露的最大單筆融資金額,正式進入互聯網獨角獸行列。

一家出海賣童裝的,為何如此受資本追捧?今日資本在C輪出手押注PatPat,掌舵人徐新表示:“顛覆行業的人通常都是外行,PatPat的三位創始人是卡內基梅隆學計算機的理工男,完全沒有做服裝的經驗,但是他們通過算法,解決了服裝行業最大的痛點——那就是老板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賺的錢都變成了存貨,原因是他們不知道怎樣精準預測用戶需求,而PatPat通過算法和數字化運營解決了這個問題。”

更讓這位“風投女王”看好的是PatPat掌門人王燦。在徐新看來,王燦是一位長期有耐心,非常執著、有工匠精神的企業家,“他天天泡在工廠里,把自己變成了‘工廠小哥’,硬是通過數字化改造,做到七天翻單,大大提高了效率。”

泛大西洋資本 (General Atlantic)接連跟投了PatPat的C輪和D輪融資。董事總經理兼中國區負責人張弛認為,當下跨境電商行業正面臨時代給予的發展大機遇,這其中,PatPat作為一家扎根本土,直達海外消費者的跨境電商品牌,通過將其對海外買家的需求洞察以及對中國本土供應鏈的數智化改造結合起來,為海外買家提供了獨特的產品價值。

自2017年首次投資PatPat以來,SIG海納亞洲已經連續四次加碼,“我們對團隊極強的數據驅動運營,以及公司不斷增強的供應鏈、品牌力充分認可,期待PatPat繼續努力成為全球領先的童裝品牌。”SIG海納亞洲董事總經理、主管合伙人龔挺如是說。

IDG資本是PatPat的第一個機構投資方,相伴多年。在2014年創始之初,PatPat就獲得了來自IDG資本數百萬美元的天使輪投資,此后在其A、B輪融資中,IDG資本也持續加碼陪伴支持。“我們是最早投資支持PatPat的投資機構,相伴多年。PatPat一直能在比較浮躁的環境中堅持做正確的事,把更好、讓人更放心的商品提供給消費者。”合伙人連盟表示。

三位理工男校友,出海賣童裝:7年做出一個獨角獸

三位理工男校友聯手創造了這家神奇公司。

2011年,王燦辭掉了Oracle(甲骨文)硅谷總部首席工程師的工作,回到國內開始了人生里的第一次創業——把國產動畫片賣到國外去。首次創業,王燦做得有聲有色,曾賣出超150部有海外發行版權的國產動畫片,年銷售額突破千萬元人民幣。正是這段創業經歷,王燦積累下塑造出海品牌的經驗。

3年后,剛剛當上爸爸的王燦體會到切身痛點:美國的母嬰產品選擇很有限,市場上也還未出現一個讓歐美用戶了解或有非常深刻印象的中國童裝品牌,“砍掉中間商,把工廠生產的玩具、母嬰用品等直接賣給美國媽媽,其中利潤不菲”,王燦開始演算著。

一個巨大的機會擺在王燦眼前。很快,他找來了兩位卡耐基梅隆大學的校友:高燦、胡萌,其中高燦還是王燦在甲骨文的老同事。三人成團,迅速對美國母嬰市場展開了深度調研,觀察歐美消費者在購物平臺上購買母嬰產品的留言評論。他們發現,消費者對中國母嬰類產品反饋并不是很好,低價、劣質、抄襲、侵權等似乎已經成為中國商品的標簽。

這讓三位技術出身的年輕人大受鼓舞,順勢瞄準美國母嬰用品市場這塊“大蛋糕”,PatPat由此誕生。在人群定位上,PatPat以歐美中低等收入和年輕家庭作為突破口,并采取是移動端閃購模式,以亞馬遜30%的價格為年輕媽媽提供更加潮流、有設計感的母嬰用品。在這背后,PatPat還有一支隱秘隊伍,他們專門負責選品,觀察美國的市場需求、分析時下最潮流的顏色、款式等,只為贏得美國年輕媽媽的心智。

為了規避風險、降低成本,PatPat在選品上還制定了三條規則:毛利率在50%以上、物流成本控制在合理的比例內、符合PatPat的質檢標準。在這些規則之內,盡可能多地提供品類豐富的母嬰類產品。“讓媽媽們有種在逛街的感覺,提升用戶粘性。”

出海賣過動畫片,也見過不少出海品牌因不會包裝而折戟海外,王燦深知產品包裝和品牌塑造的重要性。為此,PatPat組建了一支專業團隊,對產品包裝和文案進行歐美化設計和本土化潤色,甚至細化到說明書上的度量單位轉換,確保每一件產品都“美國化”。“讓PatPat看起來不像是跨境電商,更像是美國的電商。”王燦曾如是說。

2015年9月,新起之秀PatPat被推到了蘋果App Store的首頁,這讓三位創始人又驚又喜。喜的是,這波推送為PatPat帶來新一波的用戶和訂單量增長,日訂單量達到10000單;驚的是,訂單量猛增或將導致整個供應鏈的崩潰。王燦此后也曾坦言,“開始創業的時候,我們遇到了很多血淚史,很多問題出在我們的中國供應鏈上,從2015年開始被無數的供應商和倉庫坑過。”

走過供應鏈端的坎坷,2016年PatPat轉過頭來開始深耕中國供應鏈,相繼在深圳、廣州、杭州、佛山設立辦公室,業績突飛猛進。據多項權威市場調研結果顯示,PatPat在美國所有童裝品牌中,用戶推薦指數排名第一,虜獲了大批美國消費者粉絲。此外,如今的PatPat還在舊金山、洛杉磯、都柏林、馬尼拉、倫敦等地設有分支機構,用戶覆蓋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是全球最大、增長最快的童裝DTC品牌。

為什么PatPat能脫穎而出?聯合創始人高燦通過六個關鍵詞透出了PatPat的崛起秘訣:質量、物流、客服、性價比、產品設計、產品展示。而在掌舵者王燦眼里,PatPat走到今天堪稱一場修行,“為了創業,臉皮要厚,面子這個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把事做好。而且,不要給自己留任何后路”。

跨境電商大爆發:上半年涌入80億 VC都去深圳找項目

當下的投資熱點名單里,和“跨境”有關的話題占了大半。

有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一級市場在跨境電商領域的融資事件近30起,融資總金額達78億元,是去年同期的3倍之多;涌入的投資方包括紅杉中國、挑戰者資本、梅花創投、CMC資本等投資機構,還有騰訊、阿里、京東、百度等互聯網巨頭。

在這片藍海里,SheIn堪稱當紅存在。2007年,從青島科技大學畢業的許仰天來到南京,最初的創業是做婚紗跨境生意,直至2012年才以SheInside.com為主體專攻快時尚跨境女裝。3年后,SheInside正式更名為SheIn,自此開啟了神秘的境外狂奔之旅。多年發展,這家公司的廬山真面目也終于被揭曉——2020年SheIn營收近1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超600億元),這是SheIn連續第8年營收超100%增長。

如今,這一巨無霸的身后已經集結了包括集富亞洲、IDG資本、景林投資、紅杉中國、Tiger Global、順為資本等知名VC/PE機構。電商圈還有一個傳說:某知名VC投資人,憑借著早早捕獲了SheIn,一戰封神。然而爭搶SheIn的熱潮仍在持續,一眾投資人們為之擠破了腦袋,傳言稱其今年估值已經超3000億元,或將奔赴IPO敲鐘。

另一跨境電商明星企業——Anker(安克創新),也是從普通批發外貿轉型研發和銷售的跨境電商有力玩家。這是一家主要賣移動電源、充電器、藍牙外設等數碼周邊的出海品牌,2013年開始涉足定制化生產,兩年后便收獲13億元的銷量成績,成為美國、歐洲、日本等國家市場充電配件品牌的隱形冠軍。自去年上市以來,安克創新股價已經翻倍,市值近600億元。

進入2021年,跨境電商們尋求上市的消息紛至沓來。前幾天,中國最大的跨境電商公司之一——子不語剛剛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罕見的是,在子不語遞表沖刺IPO的兩天里,還有敦煌網、致歐科技兩家跨境電商公司邁出IPO步伐??梢灶A見,一波跨境電商IPO潮即將殺到。

跨境電商為何突然這么火?這是一個擁有巨大潛力的領域。根據《2020跨境出口電商行業白皮書》顯示,2020年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1.69萬億元,其中出口1.12萬億元,占比接近七成,同比增長超過40%。另外,國家郵政局披露的數據也顯示,截至2020年底,在全球所有跨境電商包裹中,從中國發出的包裹占比超過60%,再一次從側面證明了國內跨境電商行業的火熱程度。

這當然也離不開國家政策的支持。日前,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文加快發展外貿新模式新業態,這其中跨境電商獲得了多方位的政策支持?!蛾P于加快發展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的意見》(下稱:《意見》)中明確指出穩步開展跨境電商零售進口藥品試點工作。在全國適用跨境電商企業對企業(B2B)直接出口、跨境電商出口海外倉監管模式,完善配套政策。

與此同時,《意見》還要求加大金融支持力度,鼓勵符合條件的外貿新業態新模式企業通過上市、發行債券等方式進行融資。

風口誕生,中國跨境電商迎來最佳窗口期,出海潮也席卷而來。不止一位消費投資人曾向投資界直言:出海和跨境電商是接下來不可錯過的投資機遇之一,“出海大本營”深圳已經成為他們最熱門出差地之一。群雄逐鹿,又一場海外電商故事開始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