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今日上市,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還是下一個樂視?
2021-07-22 15:11 FF

2FF今日上市,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還是下一個樂視?

文:周雄飛 來源:連線出行(ID:lianxianchuxing)

今天,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下稱“FF”)終于要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昨日,FF官方公眾號發布消息稱,有關PSAC和Faraday Future之間的擬議合并交易全部提案都已得到了PSAC股東的支持。據此前公布的公開消息,待股東投票批準合并后,兩者合并的公司將登陸納斯達克。

 FF與PSAC合并經股東同意告知聲明,截圖自FaradayFuture公眾號 FF與PSAC合并經股東同意告知聲明,截圖自Faraday Future公眾號 

FF官方也表示,上市時間定為美國東部時間2021年7月22日上午8點10分,也就是北京時間今晚8點10分,股票代碼為“FFIE”,這也是FF與PSAC合并后公司的名稱的縮寫——“Faraday Future Intelligent Electric Inc。”。

為了造勢,FF的官微和官方APP早在這周一就開始用倒計時的方式來做預告。不出意外的話,今晚FF會順利登陸納斯達克,并且如愿地拿到一筆價值10億美元的新融資。 

這一刻,賈躍亭等了很久。 

還記得六年前,一心要造出“中國版特斯拉”的樂視CEO賈躍亭,向彼時還處于方興未艾中的新能源汽車行業,喊出了一句:“讓我們一起,為夢想窒息。” 

在賈躍亭看來,他要通過FF打造出全球最好的電動汽車,擔負起顛覆傳統汽車行業的責任。 

不得不說,這一套宣傳話術在當時確實有用。很快,賈躍亭的造車項目就與北汽、阿斯頓馬丁達成合作,并且控股了易到用車。賈躍亭背后的樂視,股價也受此影響,一度飛漲到了179.03元/股的高點。 

但隨著賈躍亭2017年以融資為由,前往美國后,眾多投資人才真正為他感到“窒息”。 

然而,看似已處于瀕死狀態的FF,竟然在四年后的今天被“搶救”活了。整個過程跌宕起伏,連線出行曾在文章《真實力還是賈躍亭的新故事?揭秘上市、融資消息背后的FF》有過詳細解讀。 

如今,FF可以說是迎來了一個新階段,但賈躍亭能松口氣了嗎? 

對于目前的FF而言,成功上市后雖然可以讓投資人對其重新產生興趣,同時還能借此機會用融資“輸血”。但這樣的過程并不能一勞永逸,畢竟對于目前仍舊缺錢的FF而言,不僅要補上之前的虧損漏洞,同時還要補齊這些年所落下的供應鏈和制造能力。 

除了這些,賈躍亭還必須要實現FF91的量產。按照FF此前的說明,完成上市后FF91的量產就會被提上日程,這也是賈躍亭此前做出的承諾。但業內對此卻無比懷疑,因為自2017年發布后,FF91的量產就已多次跳票。 

外界都在時刻關注著,FF91最終能不能量產,車子的競爭力如何,在激烈的新能源汽車市場,FF能不能立得住腳? 

這次,賈躍亭能圓造車夢了嗎? 

FF的上市路 

FF走向上市,無論對于賈躍亭,還是眾多投資人和債權人來說,懸著的心總算都落了地。 

2019年10月,賈躍亭為了還債,不得不在美國申請個人破產。九個月后,伴隨著一篇名為《打工創業、重啟人生,帶著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諾》的文章出現在其個人微博中,他的個人破產重組終于完成。

賈躍亭公開信,圖源賈躍亭個人微博 賈躍亭公開信,圖源賈躍亭個人微博 

根據重組方案,賈躍亭將無需承擔其所負債的29.6億美元的債務,所有債務將裝進法拉第未來(FF)股權的信托基金中。即賈躍亭所欠的全部債務,將以FF的股權償還,成功把債權人變成了FF的股東。 

一招“金蟬脫殼”,負債累累的賈躍亭重啟人生,繼續實現他的造車夢。而對于眾多債權人而言,只能陪著賈躍亭一起將FF做起來,才能拿到自己的那份資金。畢竟在破產重組方案中,賈躍亭寫明了:“只有當FF進行IPO之后,債權人可以分批次出售FF的股權。” 

與此同時,在破產重組方案中對債權人也有部分約束,其中就包括對賈躍亭的訴訟靜止,即在四年內不對賈躍亭本人提起訴訟,如果FF成功IPO,訴訟靜止期則自動延長到債務還清為止。 

就這樣,債權人目前只能與賈躍亭目標一致——一起將FF送上納斯達克。然而,這一過程卻并不順利。 

其實早在2019年,FF就已有上市計劃。據相關媒體報道,FF原本打算通過IPO上市,但隨著疫情的爆發打亂了這一計劃。 

“法拉第未來在2020年的疫情之前,曾與許多私募股權公司討論,計劃使其通過IPO上市。在疫情襲來之后,私募股權公司出于對未來的不確定性而紛紛退出。”FF首席執行官畢??翟鴮γ襟wRobb Report表示。 

IPO上市走不通后,FF隨即聘用了美國投行公司Stifel Nicolas & Co。, Inc。(以下簡稱“ Stifel ”)來為其尋找可能的融資、上市機會。 

緊接著,FF又收到了來自 Riverside Management Group(以下簡稱“RMG”) 的意向書,并經其介紹,FF接觸到了空殼公司PSAC(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并計劃共同通過SPAC方式進行上市。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簡言之,是美國資本市場中一種特有的上市公司形式。這種形式不同于“IPO上市”和“借殼上市”,它先行造殼、募集資金,然后再行并購,最終使并購對象成為上市公司。

這種形式具有資本注入時間短、費用少、流程簡單等優勢,被視為是FF這樣經營不善等公司謀求上市的最佳選擇。

這種形式不同于“IPO上市”和“借殼上市”,具有資本注入時間短、費用少、流程簡單等優勢,被視為是FF這樣經營不善等公司謀求上市的最佳選擇。 

一年后,FF的上市計劃有了進展。 

去年10月初,FF首席執行官畢??稻捅硎?,公司計劃很快通過與一家特殊收購公司(SPAC)的反向合并完成上市交易。“我們正在努力達成這樣一項交易,并有望很快宣布些事情。” 

而對于FF而言,上市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募資。按照畢??诞敃r表示,本次上市希望能募集到8-8.5億美元資金。但這一消息發布之后,FF再次陷入沉寂之中,直到今年初有了新的進展。 

今年1月底,FF再次發布公告表示,宣布已與SPAC已就業務合并達成最終協議,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約為3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0億元),并計劃將于今年第二季度上市。 

就在眾人認為FF正朝著上市邁進的時候,半路卻殺出了一個“程咬金”。 

距離今年FF公布新進展兩個多月后的4月初,其宣布與PSAC的合并交易即將完成,就此向美國證監會(SEC)企業提交了相關上市文件,根據文件顯示,FF已經通過了2020年的財務審計。 

但就在當月,據彭博社報道,美國證監會修改了部分上市公司會計準則,其中主要包括對SPAC的適用方式,彭博社彼時援引知情人士表示,這一準則的改變很大程度會對采用SPAC上市的FF產生不利影響。

根據要求,FF和SPAC不得不向SEC重申其財務業績,這也意味著上市進程會遭遇更嚴格的審查。 

屋漏偏逢連陰雨。幾乎前后腳,中國證監會發布了一份市場禁入決定書,其中就寫明了“決定對前樂視網董事長賈躍亭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北京證監會決定對樂視網罰款2.406億元,對賈躍亭個人罰款2.412億元。

站在上市大門前的FF,很快開始處理這一波折。

一個月后,據美國證監會網站披露,法拉第未來上市的合作伙伴PSAC已按照新規要求,重新提交了2021年一季度財報修訂版文件;而FF也在6月初提交了新版上市文件。

二次審核最終得到通過。上月底,FF宣布與PSAC的合并計劃已被批準,在此基礎上才讓FF踏入了納斯達克的大門。伴隨著上市進程的順利推進,FF也將從此前的瀕死狀態“起死回生”,有望再次成為投資人青睞的對象。 

FF走向上市,對于眾多債權人而言,算是一種解脫,按照約定他們之后就可以通過賣股權拿回他們的資金。但對于賈躍亭來說,這僅是他實現造車夢的第一步。 

接下來,賈躍亭需要實現他早已立下的承諾——FF91的量產。 

FF91能實現量產嗎? 

對于任何一家車企而言,實現量產是證明自身實力的第一道門檻。而就目前來看,FF仍未邁過這道門檻。 

據美國商業資訊報道,FF近日發布公告表示,將在今年9月21日的投資者日上發布FF91的詳細信息,并且對外開放這款車的試駕機會。而據此前FF發布的公告表示,將在上市拿到融資后,啟動FF91的量產,預計在2022年上半年上市。 

此外,前日FF官方公眾號發布消息表示,已推出全新的強交互性的FF Intelligent App,用戶可以在該應用程序上預訂FF91,消費者支付5萬元預訂金即可優先預訂未來主義者版(量產版)FF91,并參加“未來主義者體驗官”活動。 

據FF此前宣布,已完成對FF91預量產車的第二季冬季測試和驗證,鑒于這項測試的完成,FF91也做好了明年上半年上市銷售的準備。而在銷售方面,FF的首家體驗店也在今年5月底落戶于美國紐約曼哈頓區。

 法拉第未來FF91紐約體驗中心店,圖源FaradayFuture官微 法拉第未來FF91紐約體驗中心店,圖源Faraday Future官微 

一系列表態和動作之下,FF91的量產仿佛就差臨門一腳,但業內對此卻持懷疑態度,因為其此前已經屢次跳票。 

2017年1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CES展上,法拉第未來正式發布了首款量產電動車——FF91。由于該車型性能和續航里程等方面,相較于彼時特斯拉Model X更勝一籌,以至FF91備受業內關注。 

當時,站在鎂光燈下面的賈躍亭曾自信地對外宣布:兩個月后,會發售300輛夢想合伙人版本,普通消費者已可以在官網上預定該車型,預計將會在2018年實現發售和交付。 

真到了2018年,公眾卻等來了FF91的首次“跳票”。 

當年8月,FF與恒大宣布原定于2018年量產的FF91將被推遲到2019年一季度實現量產,推遲量產的原因主要是因為FF沒有資金來支撐量產,而恒大的加入為其帶去了希望。 

但就在兩個月后,恒大就單方面宣布不再為FF提供資金支持,遭遇“金主”離去后,FF內部也隨之出現了連鎖反應,一邊是高管的離任,另一邊對部分員工采取了停職留薪和裁員,在此困局下,FF91的量產再次跳票。 

迫于壓力下,已逃亡美國的賈躍亭,申請了個人破產。作為交換,他不得不在2019年9月辭去了FF全球CEO的職務,轉而擔任FF首席產品和用戶官(CPUO)。而法拉第未來CEO的位置由前寶馬副總裁畢??担–arsten Breitfeld)接任。

畢富康接任法拉第未來CEO,圖源FaradayFuture官微 畢富康接任法拉第未來CEO,圖源Faraday Future官微 

畢??档饺魏?,對FF進行了包括產品交付規劃調整、研發及運營成本削減、組織架構調整以及融資策略調整等在內的一系列舉措,并且宣布了下一階段目標——“FF最重要的工作是聚焦FF91量產上市,我們要保證在2020年9月底前完成交付。” 

事實證明,FF91在去年依舊跳票,并未實現承諾的量產。如果對此前幾次量產“跳票”進行復盤,在業內看來基本都是由于缺錢所致。 

而這一困境,現在仍未得到很好的解決。 

據FF向SEC提交的上市文件來看,2019年至2021年一季度,FF的凈虧損分別為1.42億美元、1.47億美元、7552.5萬美元。截止2021年3月31日,FF賬面上的現金僅有4752.5萬美元。 

按照計劃,順利上市后10億美元到賬,但這并不意味著FF就能快速推進量產。

據出行一客報道,目前FF全球員工只有288人,其中多數員工從事研究與開發、制造和供應鏈等方面的工作。 

相比之下,僅有理想ONE一款車型產品的理想汽車,截至2020年年底員工總數就已達到了4181人,幾乎是FF員工總數的14倍之多。 

除了需要重新招兵買馬外,FF生產制造方面,或許同樣存在著問題。 

今年6月,FF發布了其最新的全球制造戰略,旗艦車型FF91的制造將在其位于加州漢福德的110萬平方英尺的工廠進行。官方表示,漢福德工廠內的基礎設施已經具備了量產能力,這將大大降低生產成本和交付時間。 

但在今年初,連線出行通過FF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的FF91預量產車視頻可以看出,這所工廠當時更像是一個“小作坊”,其中并無自動化裝配機械,對于車輛的組裝多依靠純手工完成。

正在進行手工裝配的FF91,圖源汽車之家 正在進行手工裝配的FF91,圖源汽車之家 

可想而知,雖然FF在成功上市后,雖可拿到10億美元,但這筆錢大概率并不能很好地支撐FF91的量產。 

因為FF不僅要補上之前的虧損漏洞,還要對供應鏈和制造自動化方面進行補充。與此同時,還要兼顧FF91量產前最后的測試,及FF 81、FF 71等新車型的研發工作。

即使FF91明年如約量產,賈躍亭要實現造車夢,依然很艱難。在目前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已經有足夠多的實力玩家,FF91產出后能不能有銷量,是賈躍亭要頭疼的一個重要問題,而中國市場,必然是FF和賈躍亭不能放棄的市場。 

FF能在中國站穩腳跟嗎? 

“下周就回國”。

短短五個字,自四年前賈躍亭離開中國、踏上美國土地后,不僅成了他給眾多債權人唯一的承諾,也成為了近些年公眾調侃賈躍亭的梗。殊不知,在四年后FF或許要先于他回國了。

這一說法并不是空穴來風,畢竟FF早已開始對國內市場進行布局。

早在去年年底,一家名為“法法汽車(珠海)有限公司”的企業在廣東珠海成立,據企查查數據顯示,這家公司是被FF香港公司全資控股,這也是FF在國內除法法汽車(北京)之外的另一家公司。

 法法汽車(珠海)有限公司股權穿透,截圖自企查查 法法汽車(珠海)有限公司股權穿透,截圖自企查查 

除了建立公司,FF也在國內積極尋找合作伙伴。今年1月,FF與吉利共同宣布,雙方計劃在技術和工廠方面展開合作,并探討吉利與富士康的合資公司為FF提供代工服務的可能性。

FF曾在提交給SEC的上市文件中表示,將會在中國某一線城市(a Tier 1 Chinese City)建立合資公司,支持FF中國的生產和建設FF中國總部。隨著珠海公司的成立和吉利的加入,在業內看來FF中國總部很大概率就會在珠海市。

這一假設在FF近期的一次投資者演示中得到驗證。據出行一客報道,在演示中FF表示會與吉利控股集團,及一級中國城市間擬建立合資企業,而根據出示的地圖來看,城市位于珠三角地區,珠海市的可能性得以再次增加。

而到了最近幾個月,FF對于國內市場的布局更是頻繁。

今年3月底,FF官微發布消息表示,已聘請陳雪峰先生出任FF中國區CEO,之后向畢??抵苯訁R報。據FF介紹,陳雪峰先后在宗申汽車、長安福特馬自達、福特、奇瑞捷豹路虎工作,在其加盟后,將助力FF91盡快量產、推動FF中美雙主場戰略的全面落地。

而在他之前,FF就已從華為和瑪莎拉蒂等企業挖來了眾多高管,并讓其擔任中國市場的重要職位,其中就包括擔任FF中國CMO的高孟雄和負責FF中國區域商務拓展的葉青等高管。

次月,畢??翟贔F投資人說明會上就已表示了對于中國市場布局的確定性,“我們希望和中國地方政府可以簽訂框架協議,以實現真正的合作和技術與工程支持。”

發生變化的還有FF中國區的員工們。“前兩年因為資金困難,部分員工都離職了,而隨著近期FF對國內的關注,許多工作都可以開展了,大家也就忙起來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FF中國區員工5月底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這樣表示。

無論從建公司和與吉利建立合作,還是招聘中國區高管,亦或者是增加對中國市場的關注,這些布局在業內看來,都是FF為之后在中國市場中站穩腳跟做的準備。

然而,FF真想實現這一步,并不容易。

據此前FF發布的數據來看,FF91是一款被定位為豪華純電動的車型。在外觀方面,配有封閉式前臉搭配貫穿式LED燈組和流線型的車型框架,極具科技感。內飾方面,據最新資料,后排的乘客通過簡單的指令,就可實現對27英寸后排乘客顯示屏的控制。

停放在美國紐約體驗中心中的FF91,圖源FaradayFuture官微 停放在美國紐約體驗中心中的FF91,圖源Faraday Future官微 

性能方面,FF91配備了一臺高達1050匹的驅動電機,0-96公里加速小于2.4秒;此外,由于配備了LG Chem公司提供的130kwh的動力電池,NEDC工況下續航里程超700公里。

而在汽車智能化方面,FF為了實現2017年所說的“L4級別的自動駕駛”功能,FF91上不僅配備了一顆來自威力登的激光雷達,同時搭載了單片算力達到200TOPS的Orin系統級芯片。

如果這一套配置,放到2018年,乃至2019年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中,可以算是個中翹楚的車型。但放到目前的戰場中,已時過境遷。

首先對于消費者較為看重的續航方面,雖然FF91有700公里的能力,但就業內來看,這一水平已沒有多少優勢,因為同為主打高端的蔚來、智己和廣汽都已推出各自的新電池技術,搭載新電池后車型均可達到1000公里,并且在明年就可量產。

而在自動輔助駕駛方面,搭載激光雷達已不是新鮮事,隨著本月17日小鵬P5開啟預售后,這款車也成為了行業內首款搭載激光雷達的量產車型,蔚來、理想等車企也宣布將在之后的新車型上搭載激光雷達。

車載芯片方面,FF91也失去原有優勢,畢竟特斯拉已實現了芯片自研,而對于蔚來新車型ET7的總算力已達到了1016TOPS的高度。

除了硬件之外,在自動駕駛軟件能力,尤其是數據方面,已落后特斯拉、蔚來等玩家太多。因為算法數據必須依靠車輛真實的測試來訓練,而這對于還未量產的FF來說,基本無法做到。

最后,基于FF91高達100多萬元的售價,即使實現量產也很難大規模走量。

再加上FF91的屢次跳票及賈躍亭個人負面的影響,勢必會影響消費者對其的好感度。正如因此,FF所定下的“在2025年交付45萬輛FF91”目標很難實現。

綜上來看,雖然FF對于國內市場已有許多布局,但在FF91產品力不足、自動駕駛算法數據不足和無法大規模走量的制約下,在業內看來,如果FF91以目前的性能量產,或許很難在國內市場中站穩腳跟,也無法成為“中國版特斯拉”。

不過,這些問題或許不是賈躍亭目前要煩惱的,他真正要做的,是不能再讓投資人和消費者對FF失望,如果明年FF91的量產依然“跳票”的話,未來的路會更難走,賈躍亭的造車夢就真該“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