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評 | 直面水銀門 李想不體面
2021-07-22 18:13 理想 水銀門 李想

2熱評 | 直面水銀門 李想不體面

來源:新浪科技(ID:techsina) 作者:華子  編輯:韓大鵬

“造謠我們用水銀的人和媒體,祝愿你們血液里流動著水銀,腦子里裝滿了水銀!”——摘自李想微博

都美竹對吳亦凡的決戰宣言剛過去沒多久。

“決戰”的戲碼又再一次出現了。理想汽車“水銀門”當事車主給理想汽車留下了一句“不是我死就是你們亡。”

即使如此,理想汽車的回應依然是:與我無關,有人投毒,請報案。

雖然理想汽車找來了座椅供應商一起發聲明,看似調查溯源非常充分。但如此回應給人的感覺和吳亦凡工作室對外發布的聲明,相差無幾。

當事車主早就說了,不是不報案,是達不到立案受理的標準。

事已至此,各執一詞,讓人摸不著頭腦,也不好做出判斷。一團亂麻之下,唯一比較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理想汽車CEO李想在微博的咒罵。

看起來很真性情,但著實不體面。

輿論天然支持弱者

到目前為止,理想汽車依然都是靠賣單一車型為生。之所以能夠逐步在銷量上超越小鵬汽車、威馬汽車,一大半都要歸功于李想。

他的人設幾乎等同于理想汽車的標簽。

不過,理想汽車累計至今的交付量也不過6萬輛左右。就這一點來說,理想汽車還算是個小眾品牌。

對于那些已經成為理想車主的6萬多人,不需要再去過多解釋車輛制造過程不需要用到水銀這個事。雖然的確有一些車主去檢查了,但目前為止,沒有出現類似西安車主的情況。

而不管是那些準車主,還是那些壓根不關心李想和理想汽車的人,關注的或許是同一件事,那就是李想在面對用戶維權的時候,在公開場合爆粗口。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李想的真性情,眼睛里容不下沙子。但在公開的輿論場,在李想的人設之下,這是非常不體面的做法。

一個是帶出了兩家上市公司,在奇葩說上自稱市值2000億元公司的CEO,一個是花了30多萬買了一輛車,開了三個月后卻發現車里有水銀的車主。

越大的企業往往是在輿論場處于弱勢的一方;而個人往往容易獲得輿論的支持,天然處于輿論場的強勢地位。

人的代入感,會讓人傾向于同情弱者。

媒體出身的李想,不會不知道自己說出那句話之后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但他依然說出來,這已經不是真性情了,只能說是真的不體面。

李想易怒?

2020年理想汽車的秋季媒體溝通會上,李想就上演過一次不體面。

他當眾承認理想ONE前懸架下擺臂球頭存在設計缺陷,導致事故后脫出的幾率增加,也就是當時全國多地出現的“斷軸門”。

但是,包括他在內的理想汽車高管,卻拒絕承認需要召回,而改用“免費升級”的說法。

結果不到一個星期,廣受批評的理想汽車,不僅僅決定召回,還發了一封長長的道歉信。

折騰一番之后,該承擔的責任還是照樣要承擔,但卻沒有留下什么好名聲。

“韭菜門”則自2021款理想ONE發布后愈演愈烈。跟為諷刺的是,李想曾經避免過一次如此的爭議,卻沒有從中吸取教訓。

小鵬汽車的2020款G3不僅比2019款在續航和配置都有提升的情況下,價格反而更低,這引起了很多老車主的不滿,直呼“何小鵬割韭菜”,甚至圍堵到小鵬汽車總部。

于是在何小鵬的極力建議下,李想決定直接向用戶交付2020款理想ONE,而不是原計劃的2019款,避免了類似遭遇。

但沒想到,2021款理想ONE發布的時候,很多2020款老車主大呼“李想也來割韭菜了。”

2021款理想ONE具有更全面的自動駕駛能力,其他配置也增加了60余項,但售價僅比2020款理想ONE高了1萬元,這性價比是真的高。

但不少剛提車沒超過3個月的老車主憤怒了,他們發現原來2020款理想ONE的7000元優惠,竟然是吸引他們幫清庫存。

這些老車主也踏上了維權之路,除了沒有站到車頂上,拉橫幅上馬路、微博開撕、發帖控訴的都有。

李想大概也忘了他曾說過的話,“如果早期的用戶和后邊的用戶,交付的車輛差異比較大的話,我覺得對于早期的用戶是不公平的。”

原本躲掉的坑,回過頭來再跳進去,更顯不體面。

從“斷軸門”到“韭菜門”,李想在第一時間知道“水銀門”后,并不是和用戶對話,而是在微博盡情發泄自己的情緒,就像是積累的情緒的爆發。他的槍口對準了一切人,他認為的對理想汽車不友好的一切人。

“造謠我們用水銀的人和媒體,祝愿你們血液里流動著水銀,腦子里裝滿了水銀!”

某知名互聯網企業的一位中層如此評價,作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講出這樣的話是低情商的表現,如此不體面,不如什么都不說。

真性情是直面問題

如果一家車企的產品出現問題,特別是會影響生命健康的質量問題,是致命的打擊。

對于理想汽車來說,更為致命的是他們只有一款車型在售,其他車型尚處于研發或者是測試中,距離上市還有很長時間。

時至今日,理想汽車的累計交付量也不過7萬輛左右,還遠遠沒有超過車企10萬輛的生死線。

所以,尚處于襁褓中的理想汽車,承擔不起負面輿論帶來的負面影響,更不能出現大問題。作為理想汽車的第一人,李想也必須第一時間站出來,掃除一切負面的影響。

李想的確有號召力。不少泡泡網、汽車之家的追隨者,心甘情愿當了理想ONE的第一批小白鼠。

但用他們的話說,李想把他們扔在了半路上。

“水銀門”后,一位車主結合此前的“韭菜門”說了一段話,他希望能從李想那里聽到,“我李想當初話說的有點滿了,科技更新太快!老車主們我曾經說過的硬件預留接口可以升級辦不到了,但你們對我的雪中送炭,我李想記一輩子!”

但他不會聽到這一句話。

如果李想是真性情,就應該向那些被優惠和銷售引誘下單的老車主進行一定的賠償,否則就只能有越來越多唱衰理想汽車的聲音;如果李想是真性情,就應該和“水銀門”的當事車主平等對話,一起找到問題的根源,到時候再談報案或者賠償。

除此以外,李想的情緒越大,老車主的情緒只會更大。特斯拉就是前車之鑒,跳進黃河都洗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