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瘋搶小面館,錢真能砸出中國的麥當勞?
2021-07-28 14:00 五爺拌面 遇見小面 資本

2資本瘋搶小面館,錢真能砸出中國的麥當勞?

投資人:“吃不著面,也要喝口面湯”

作者:Anan

來源:i黑馬(ID:iheima)

“我要給你投資1個億,現在就投!”一名管理著幾十億元投資基金的投資人,走進一家面積不到100平方米的面館對老板說道。面館老板沒有停下手里的活計,“不趕巧,昨天剛剛被投了8個億,不太差錢”??此苹恼Q的劇情,卻在真實上演。

近來,各家風投瘋搶面館的舉動,接連刷新人們的認知。

7月8日, 和府撈面宣布完成近8億元E輪融資,由CMC資本領投,新股東眾為資本、老股東騰訊投資、Longfor Capital跟投。這是今年以來, 國內連鎖面館行業的最高融資紀錄。

還是在7月,蘭州拉面又一筆億元融資誕生。陳香貴已經完成超億元A輪融資,由正心谷資本領投,云九資本跟投,老股東源碼資本和天使投資人宋歡平再次加持。

回顧近3個月的投融資事件,VC盯上一碗面,紅杉、高瓴都來了,滾滾紅塵好不熱鬧……

“一清二白三紅四綠五黃”口號響亮的 蘭州拉面率先打響了中式餐飲賽道的第一槍,以陳香貴、馬記永、張拉拉為代表的蘭州拉面新品牌,以高估值吸引了不少投資機構關注,據“晚點LatePost”報道,紅杉中國最近給馬記永出了估值10億元以上的投資意向書。

繼蘭州拉面后,連鎖面食品牌 “五爺拌面”于近日獲得3億元A輪投資,成為目前餐飲界最大的一筆A輪融資,融資后,五爺拌面定下了開“萬家店”的目標;遇見小面完成超1億元新融資,估值3個月漲三倍,投后估值約30億元……

黑馬成員企業——五爺拌面

事情開始變得瘋狂,有人說“風口來了”,忙著入場,生怕錯過暴富的機會;有人說“估值虛高”,還在觀望,對曾經被樹為標桿的黃太吉的倒掉仍心有余悸。

這陣來勢洶洶的風為什么刮起來,還能刮多久?最終會誕生出中國的麥當勞嗎?

01

起風了:資本10億元爭投面館

這股風是什么味道的?紅碗豌雜面、有筋有肉面、麻將雞絲拌面、牛骨清湯牛肉面……幾位代表帶領面食賽道徹底引爆VC圈。

愛企查數據顯示,2021年以來, 拉面、小面、拌面等面食類投融資事件發生了11起,不含未披露融資金額近13.1億元,數量看似不起眼,但卻是過去3年的總和。

數據來源:愛企查及網絡數據整理 制圖:i黑馬

其中,在已披露的融資金額中, 和府撈面宣布完成近8億元E輪融資,創下了今年以來國內連鎖面館行業的最高融資紀錄。 不到一年的時間,和府撈面已經兩次連續融資近13億元,引得CMC資本、眾為資本、騰訊投資等機構爭相押注。

遇見小面迅速官宣完成超1億元新一輪融資, 8個月內完成了3輪融資,估值已漲至約30億元,約為前一輪的三倍,身后投資方浮現碧桂園創投的身影。

五爺拌面也頗受資本的追捧。2020年4月,五爺拌面獲得B資本的天使輪融資。2021年6月,其宣布完成 “餐飲界最大一筆”A輪融資——3億元。7月,五爺拌面又獲得高瓴創投的A+輪投資。融資后,五爺拌面定下了開“萬家店”的目標,其創始人透露,2024年左右,五爺拌面的門店數量將會突破7000家。

同時,拉面新貴們正在崛起,張拉拉、馬記永、陳香貴備受關注,更有紅杉、挑戰者、源碼資本等投資機構加入混戰。

公開報道顯示,馬記永新一輪融資已經完成,估值10億元,挑戰者資本、險峰長青、紅杉中國入局。陳香貴已完成新一輪過億元融資,由正心谷資本領投,云九資本跟投,老股東源碼資本和天使投資人宋歡平繼續加持。

一位餐飲業內人士透露,目前上海確實興起了一股蘭州拉面創業潮, “未來(上海)每月至少將會有70-80家的蘭州拉面館開出,上海內環以內每一家購物中心至少有一個蘭州拉面的品牌”。

品牌面館大額融資一筆接一筆,知名投資機構紛紛布局。同時,在新茶飲、炸串小吃、中式烘焙等細分賽道的狂熱帶動下,餐飲終于走進主流VC基金的視野中來。

普通民眾對“10億元投拉面”的格局感到費解,業內投資者對明星項目高企的估值也表示“看不懂”。是什么帶來了這種你追我趕、百家爭鳴的景象?

02

風源地:好時代從哪來?

“對資本而言,餐飲是一個市場規模足夠大且穩定增長的行業, 當前我國餐飲市場規模達5萬億元,后續還會穩定增長。”前不久,百??毓蒀EO王小龍在創業黑馬直播論壇上,對近期餐飲投資爆發式增長做了上述表述。

2016年11月,百福以1億元估值,對遇見小面進行了2500萬元的投資,是較早關注到面食賽道的投資機構之一。

消費是個非常廣闊的領域,衣食住行、吃喝玩樂無所不包,被視為當前最具確定性的機會。 在創業者喊出“所有消費品都值得再做一遍”之時,對于投資機構來說,每個消費品類也都值得投一遍。

黑馬成員企業——遇見小面

遇見小面創始人宋奇認為,“遇見小面”正好趕上了這個好時候。“如果是在去年、前年,我聽到要開1000家店,自己都覺得太多。”宋奇說,“我很慶幸這是一個面食被關注的好時代。”

好時代緣何而來?

首先,是面館的單店模型發生了重大變化。

面類生意非常適合跑效率。一碗面的烹飪流程并不復雜,只要備齊所有材料,最短耗時1-2分鐘即可做好。

從底層制定SOP,即建立從原料、工藝、服務和管理等的標準化操作,最直觀的效果是降低成本,提高出餐效率。

將核心SKU(庫存量單位)保持在10個左右,整體不超過30個,每年更新30%的SKU,按照品牌特性和地域元素相結合的思路開發新品。這種精簡SKU的做法,主要是為了提高單品銷量,比起用大而全的方式覆蓋,留給消費者的心智印象更加明確。

除標準化程度最高的西餐、火鍋之外, 面食快餐也比較容易標準化,相應的面食品牌容易做規?;?,這也正是資本前仆后繼進入的重要因素。

多家近期面類企業公布的融資用途也印證了上述說法。比如,五爺拌面,A輪所融資金將被用于強化供應鏈體系并打造自有工廠;再如,遇見小面用于品牌建設、數字化建設、門店拓展、供應鏈建設;和府撈面則表示,本輪融資將主要用于深入布局全產業鏈體系。

其次,是面館的消費場景進行了升級換代。

餐飲零售化,意味著消費者的需求發生改變。分析當下消費者的就餐場景,至少在一二線城市,已經變成七頓飯是到店吃,兩頓飯是點外賣,還有一頓飯是通過這種半成品菜、預制菜、方便食品等在家解決。

在選址上,新品牌們涌入商場。從和府撈面、霸蠻、遇見小面開始, 占領商場打出品牌勢能,是這些品牌的創新打法。隨后阿香米線等品牌,以加盟模式快速進入一線城市商圈。

馬記永創始人洪磊表示, 新品牌就是新場景、優質產品和品牌力結合而成的。路邊小吃再好吃,也無法和商場餐廳形成競爭關系。他強調考慮市場時一定不要忽略消費場景,這次融資的拉面品牌也確實是在消費場景升級上做對了些事情。

新場景還包括覆蓋面更廣的用餐時間。例如,部分遇見小面門店采取24小時全時段經營模式,匹配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夜宵在內五個不同時段的用餐需求,適應現下年輕人的生活和工作節奏。截至目前,遇見小面旗下約有24小時營業門店共20家。

第三,是消費主力人群的變遷,Z世代成了消費主力軍,消費習慣也隨之變化。

據《2020舌尖經濟洞察報告》的數據顯示, 美食人群中90后、00后群體占比達到66.6%,這意味著中國餐飲行業的主流消費人群已然完成了更新換代。

對于這些新消費人群來說,“吃飽”已經不再是他們選擇餐廳的核心需求, 具備高附加值的“寓食于樂、寓樂于食”才是當下年輕人的飲食主張。

新一代的消費者可能追求品質、健康化,或者追求在社交媒體上打卡, 有相當高比例的00后是經由抖音、小紅書種草餐廳的,在就餐前一定會查大眾點評。這都是新的需求與新的決策路徑,這里面蘊藏著新品牌的機會。

03

風正猛:想象空間巨大

品牌機會最易出現在“大賽道,有品類,無品牌”的場域。

一級市場看中想象空間——與發達國家的對比也讓創投圈看到了國內消費市場的機會。比如, 國內的餐飲連鎖化率相比美國、日本存在較大差距,這是在餐飲投資熱中常被提及的投資邏輯。

泰合資本的一份報告顯示, 截止2021年5月,中國14億人口,餐飲公司上市數量為15家,而美國3.3億人口,餐飲公司上市數量50家;日本1.3億人口,餐飲公司上市數量97家,分別是中國的3倍和6.5倍。

美團聯合創始人王慧文曾分享過其對“馬太效應”的理解,在其看來,馬太效應之所以會存在,是因為我們在很多領域里沒法做判斷,導致我們只能跟隨看起來正確的人的判斷。那么,這些看起來正確的人會利用別人的跟隨而進一步獲益,這是馬太效應的成因。

一位投資人也解釋了機構激進投資的邏輯:“這些錢對于頭部大基金來說就是毛毛雨。 對手在弄,那我也一定要弄。這些錢賠了不會怎么樣,但萬一成了呢?”

除了面館,同為餐飲大品類的火鍋、中式烘焙、咖啡等領域,也在被投資人爭搶。

巴奴在“海底撈”里乘風破浪,中信產業基金、高榕資本和日初資本等明星資方將85家直營店估值推向70億元;瀘溪河、虎頭局、墨茉點心局新玩家強勢入局中式糕點領域, 去年8月才成立的墨茉點心局,一年不到,估值翻了500倍左右。瑞幸咖啡爆雷之后,Manner 躍躍欲試,在過去的三個多月時間里,門店數不足200家的Manner估值已經跳漲至30億美元。

大量注意力和資金扎堆進入了消費領域,前有紅杉、高瓴等VC/PE巨頭,后有字節跳動、騰訊等為代表的產業資本,如此強勁的東西南北風,能吹多久?

04

跟風走:沖刺萬店?

“存不存在一陣熱潮之后,最后就一地雞毛?我也在思考。”遇見小面創始人宋奇預判,5-10年后行業可能會有1000家企業死掉、萎縮。而對于賽道中出現的“模仿者”,他表示不擔心,“這個市場足夠大,即使最后有兩家小面品牌同時存在,也不是很大問題。”

黑馬成員企業——遇見小面

近些年,市場看慣了網紅餐飲、品牌的由盛轉衰。

火爆一時的臟臟包,已經再無排隊3小時、100元代購一個的盛況;紅遍上海、網紅餐廳的鼻祖“趙小姐不等位”已經悄然關閉;因“ins風”成為女生自拍神器的烏云冰淇淋也紛紛關店……

如果不回歸到基礎的產品和服務層面,網紅餐飲無一例外都將走向失敗。

紅極一時的黃太吉煎餅店,品牌方因成本太高而紛紛撤走,外賣工廠也陷入關停狀態;西少爺肉夾饃在經歷了創始團隊的“分家”風波后,兩位聯合創始人相繼退出,距離2018年提出的當年年底門店數量100家,達成了僅不到一半。

正如宋奇預判,可能會有1000家店死在路上,但是我們也很期待剩下的兩家,是 “中國的麥當勞和肯德基”。

美團發布的《中國餐飲大數據2021》顯示,中國餐飲市場連鎖化進程不斷加快,餐飲連鎖化率已由2018年的12.8%增長至2020年的15%。從連鎖品牌的不同門店數規模分布來看,萬店以上規模的餐飲連鎖門店數占比從2018年的0.7%增長至2020年的1.4%,僅三年時間占比翻倍。

中國餐飲正在跑步進入“萬店時代”,正新雞排、華萊士、絕味鴨脖、蜜雪冰城等連鎖餐飲品牌,成為領先跨入“萬店俱樂部”的代表。

不過,作為面類賽道千店計劃的發起者,從2007年起, 味千拉面三次對千店計劃發起沖鋒,如今門店數量依舊停留于718家。2020年虧損8000萬元,關店77家,前CFO被判6年8個月,味千拉面一時不知何去何從。

千店門檻尚不容易,萬店門檻會具有更多的挑戰。

目前看來,新賽道里離“1000”這個數字最近的是五爺拌面,短短三年時間已經達到了700家左右的店,將在今年年底沖刺1000家門店。不論是做好下沉,還是消費升級,是場景轉變,還是拓寬賽道……都要“磨刀霍霍”。

05

面館應該有16家企業上市?

近幾年,消費領域上市公司越來越多,奈雪的茶、完美日記等新消費公司的上市,給該領域的創業者們樹立了榜樣。

6月30日,奈雪的茶作為新式茶飲第一股登入港交所,看似風光的現實卻產生了戲劇性的轉折。首日上市就慘遭破發,截止發稿前股價為9.15港元/股,股價已較發行價(19.8港元/股)跌去一半。

無數事實教育我們:上市只是起點,不是終點。

“中國餐飲即將接近6萬億元的市場規模,理論上應該有600個上市連鎖品牌。”遇見小面創始人宋奇在媒體采訪時說道,“如果我們把這600家拆分成100個品牌,比如說燒烤、火鍋、粥、粉、面、飯, 平均每個品類有6家上市公司。像面館這種更基礎的它就不應該是6家,它應該是16家。”

除了上述提到的“味覺疲勞”、“沖刺萬店”、“上市可能”這三種猜想,目前不僅僅面食賽道, 整個新消費領域都面臨著同樣的問題:“錢來了,能不能用在刀刃上”,連鎖化需要打磨的基本功,從產品到用戶運營缺一不可,要長長久久地留住消費者是每一個小店面臨的終極命題。

比起來“海底撈”和“西貝”,我們更期待下一個“蜜雪冰城”和“絕味鴨脖”的誕生,這一次,希望資本押對了寶。

參考資料:

《別把餐飲行業當成互聯網》

《1家店估1個億,消費投資人為什么瘋了?》

《資本“遇見”小面,機遇or割韭菜?》

《資本涌入線下餐飲賽道:曇花一現還是長期窗口》

《蘭州拉面站上萬億餐飲市場風口,誰能撐起街邊小吃的大“食”代?》